新番、CV、LLX

伴星 14#

鲁路修一恢复知觉立刻感觉到一股消毒水味道灌进鼻腔,睁开眼睛定了定神,才看清吊在半空中的输液瓶,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是跟枢木组有关系的医院病房,随即毫不犹豫地掀开被单,坐起身就要下床,床边的利瓦尔立即扑上来拦住他。

“别动别动,”利瓦尔也不敢用力推,就拦在鲁路修身前不让他下床,“你头部受到了撞击,小心头晕。”

鲁路修抬眼看他,然后伸手摸了摸后脑勺,确实鼓起一个包,他都没注意到。

“尤菲呢?”鲁路修靠回床上,利瓦尔赶紧拿靠垫给他靠上。

“你昏过去之后,我们立即把你和尤菲都送来医院,尤菲还在手术,朱雀守着呢。”利瓦尔一边说一边按了床头的呼叫器。

“小早川呢?”

利瓦尔疑惑地看着他。

鲁路...

伴星 13#

鲁路修接到小早川电话说尤菲要见他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意外,自从尤菲嫁过来,他们姐弟两个还没有坐下来好好聊过。坐上小早川的车,鲁路修也没问去哪里,直到车子开进了他完全不熟悉住宅区。

“我们去哪儿?”

“大姐头上课的地方。”小早川在驾驶座,歪着头回答,“附近有家庭式咖啡厅,大姐头喜欢在那儿坐坐。”

“上课?”

“早教课程。”

鲁路修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组长也在?”

“平时都是在的。”

“今天不在?”

“嗯,今天是大姐头自己去上课的。”

鲁路修靠在椅背上,翘起退:“尤菲不让跟?”

“不是吧,岸本大哥说是组长另外有事。”

鲁路修不再说话,目光落在交叠在腿上的手上。...


伴星 12#

朱雀送走了藤堂回到书房时,拉开门就看见鲁路修跪在地上,双手放在大腿上,低着头。

朱雀被这一景象惊了一下,一边关门一边说:“你也觉得自己有错?”

鲁路修抬起头,看着朱雀走到他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才开口:“不,我只是觉得主动道歉的话,我们都会好过一点。”

鲁路修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怒火,朱雀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要平静得多。

“你今天到底干了什么?”

“绑架藤堂,带他去看战线的制假工厂。”鲁路修挪动身体,面对朱雀。

“你、利瓦尔,剩下那些是什么人?”

“B国使馆的人。”

“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这件事的。”

“两个月前。”

啪——朱雀一巴掌拍在书桌上:“两个月?两个月你都没有时间向我透露一...

伴星 11#

“谁在那里”其中一个人吼道,“快去通知土原少佐!”

“慢着。”藤堂站出来,把挡在他前面浅川推到身后,“我是藤堂镜志朗,谁都不准离开这里。”

藤堂知道这个土原,名义上是草壁的手下,从前就觉得这个人没有什么功劳却深得片濑和草壁的信赖,原来是这样。看到这个人发现有人入侵却只说通知土原而不是片濑或者草壁,藤堂估摸着他们对着里面的事情也不甚清楚。

看着面前骚动议论的人群,藤堂从容地说:“不相信吗?”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短柄佩刀,扔给为首的人,“自己看吧。”

人群立即簇拥上来,都想上前看看藤堂拿出的佩刀。

突然一个声音吼道:“是了!我见过这个,草壁中校也有一把。”

“那么说这人是真的?”另一个...

伴星 10#

鲁路修和利瓦尔的碰面地点在品川站附近的一所公寓,房间不大,电脑通讯设备监视器一应俱全,看得出来是个布置过的小据点。

鲁路修刚到不久,利瓦尔也到了。他开门关门都把门板摔得震天响,看也不看鲁路修一眼,就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

“你最好是有很紧急的事情。”利瓦尔趴在沙发上,向鲁路修发出最后通牒。

“战线的秘密工厂暴露了。”鲁路修走过去,把早上收到的那张地图拍在利瓦尔后脑勺上,“我们今天就行动,越等知道的人会越多。”

利瓦尔把脑袋上的地图拿到眼前:“谁给你的?”

“京都的人。”鲁路修靠在利瓦尔趴的沙发扶手上,抄起手臂。

利瓦尔稍稍抬头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想,一方面是警告我他们知道这...

伴星 9#

岸本护送朱雀回到老宅,临走的时候,朱雀交代他侑子暂时安置在寿司店里,随便做个帮工。岸本答应下来,带着小早川和侑子开车回去了。

朱雀和基诺直接去了书房,请管家把鲁路修叫来,却被告知鲁路修去了寿司店就没回来过,电话也打不通。

“这是……”这样的情况出乎朱雀意料,“他没说有急事怎么联络他?”以前鲁路修有任何事情都会留下紧急的联系方式的。

管家摇摇头。

“真不凑巧。”朱雀沉默着想了想,“这样,”转过头对基诺说,“通知扇要请他把两位教授接过来,我们需要重新评估一下现在枢木组的实力。”

“是。”


罗伊德·阿斯普林德和拉克夏塔·恰拉两位教授是军火圈子里...

伴星 8#

对方指定的料亭在一片高档住宅区中,都是高墙篱笆围着庭院只留一扇不宽的黑色铁门,没来过的人,绝对看不出这间和隔壁有什么区别。

朱雀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等在门口的女侍者们,穿着颜色素雅的和服,为他们每一个人撑起黑色的雨伞,陪同进入。走在与庭院布置相得益彰的石子小径上时,为了让客人走得自在,时不时踩在泥土地里,泥泞弄脏了和服下摆也毫不在意。

到了门廊,立即有两名盛装的艺妓迎上来,帮朱雀更换木屐和打理沾上雨点的衣摆。其他人穿的都是西装没有这么麻烦,拿起毛巾自己打理一下便好。

等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便由两名艺妓引导,走向正厅。门边已然一左一右跪着两名侍者,引路的两名艺妓上前,恭请他们进入...

伴星 7#

岸本带着小早川“学成”之后,跟朱雀要了一间寿司店,他掌勺,小早川给打下手。以前的手下和在这里工作的姑娘们也有四五个人留下来继续帮他跑前跑后。他这家店面位置偏僻了点,即使到了饭点人也不多,清静得很。不过正好离老宅近,尤菲时常过来跟他们一起研究新菜式,次数多了,朱雀常常送尤菲过来有时还陪她坐一会儿,一起吃个晚饭什么的,后来,一干头领也习惯了有事情请示的时候到这里来找朱雀。渐渐地尤菲开始显怀,出于安全考虑,朱雀很少让她过来了,不过他自己倒是没少来。

哗啦啦一阵纸门被拉开的声音,鲁路修出现在门口。

这时候还没到饭点,餐厅里一个人也没有。正在扫地的小早川看到他,立马停下手上的工作,跑过来迎接:“军师...

伴星 6#

这里是都内一间普通的烹饪教室,最近一个多月来已经有不下二十名枢木组的成员被扔到这里来增进厨艺了。面对一教室头发五颜六色、奇形怪状,或是穿着花花绿绿的衬衫或是穿着黑西装黑领带的新学员,温柔美丽的主讲太太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了应对大量杀到的入学申请,主讲太太不得不临时新增一期培训班,专门满足枢木组的需要。回想起刚刚送走的一批学员,没把教室烧了或者就着菜刀血拼起来她都应该感激上苍了。看着这群她已经在展示台前站了三分钟依然没有发现她的新学员,主讲太太再次摇了摇头。

“军师这次做得太过了,一定要让他知道知道,枢木组不是他一手遮天的地方。”坐在前排的一个组员,拿着专门处理蔬菜的小刀在菜板上戳出一个一个小...

伴星 5#

朱雀回国那天,鲁路修跟着去机场接机,本来是打算看着人上车就溜号的,却没想到朱雀把尤菲安顿好,就走向了他的车。

“你为什么不陪着尤菲?”看着朱雀招呼都没打就开门上车,鲁路修把着车门问。

“待会儿我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先跟你商量商量。”

鲁路修只好关上车门,坐到副驾驶上:“尤菲还好吧?”

“难过了一阵子。”朱雀一边跟另一辆车上的尤菲挥手道别,“毕竟是那种家庭出来的,伤心过了也就行了。”等到尤菲坐的车开走了,朱雀回过头对鲁路修说,“凶手有线索了吗?”

前排的鲁路修摇了摇头:“适合射击的点位太多了,没时间去盯所有的监控画面,我在等警方的排查结果,不过他们的效率嘛……”

“警方提供的消息...

伴星 4#

事实证明鲁路修小看了他的情报网,还没回到老宅朱雀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这种子弹朱雀不仅见过,跟它配套的枪支朱雀也有——正是这次克洛维斯代表B国那边过来表达联姻诚意的见面礼,根据克洛维斯的说法,朱雀是这种枪支的第一个下家。

“绡鲁鲁真是老眼昏花了,竟然容许这么低级的嫁祸发生。”鲁路修脑中浮现出他父亲绡鲁鲁赶走他们兄妹时眼神中的决绝,更加感到不齿,“赔上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被人这么利用。”

“你也认为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朱雀没有鲁路修那么激动。

“当然,因为这么点事情牺牲一个儿子的性命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何况,这不是把尤菲往火坑里推么。”

“我的军师大人,我发现你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听筒里传来...

伴星 3#

鲁路修站在医院门口,当利瓦尔骑着三轮摩托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脸都要绿了。

“我说你能不能换个正常点的交通工具?”

“那我们去坐电车?”利瓦尔把自己的头盔解下来扔给鲁路修,“我都给你打白工了哪儿来这么多毛病。”说着又翻出一个头盔套在头上。

鲁路修跨进摩托里,郁闷地戴上头盔。

“具体地址呢?”利瓦尔等鲁路修系好头盔才问他。

鲁路修拿出手机,翻出卡莲发给他的地址给利瓦尔看。

利瓦尔看着街道名后面的那一排复杂的数字咂了咂嘴:“开导航吧,这地方还真没去过。”

“好!”鲁路修低下头去设置导航。

“你是要怎么看现场?到外围看看情况,还是……”

鲁路修抬起头看着他,由于头盔挡住了他的视线,他...

伴星 2#

朱雀婚礼过后,枢木组陷入了空前的繁忙。本来只是因为朱雀和尤菲要出去度蜜月,朱雀又不想带保镖,整个枢木组上至鲁路修下至一个普通司机小弟都忙里忙外安排朱雀的行程以保万无一失。正因为朱雀和尤菲要出去度蜜月,大半个月才回来,紧急的事情都得赶在他们出发前安排好,再加上朱雀心情好极了,于是堆了一两年的烂账都被翻出来,趁着朱雀没时间追究一并解决,最关键的是,难得鲁路修也睁只眼闭只眼,枢木组从上到下都呈现出一派天下大赦的喜悦气氛。

这天天气好,鲁路修起床经过椽廊,看见娜娜莉和尤菲在庭院里拿着水管给植物浇水,于是也走过去。

“哥哥早上好!”娜娜莉先看见他。

“早上好。”鲁路修走到娜娜莉身边蹲下帮她把袖口再...

伴星 1#

朱雀和鲁路修坐在东京某酒店顶层套房里和海岛国家P国的军火商谈生意。两人都穿着黑色西装,朱雀端着红酒,靠坐在松软的沙发上,显得十分随意;鲁路修则正襟危坐,面前的红酒碰都没碰。

“这是这批货的样本,请枢木君过目。”一个手上戴满了黄金戒指的中年男人把一个黑色的皮盒子推到朱雀面前。

朱雀放下酒杯,打开盒子,是一把枪,确切地说是一把枪的零部件,恰到好处地嵌在绒面的凹槽里。朱雀一件一件拿出来,慢条斯理地组装在一起,拉下保险,直指对面的人——

鲁路修瞄了眼腕表,两分钟刚刚好。

“枢木君这是满意了?”这人也完全没有介意朱雀拿枪指着他,反倒是一脸轻浮地询问朱雀的意见。

“不错,是好货。”朱雀把枪放回盒...

感染 #23 天使の影

天使的影子


朱雀找到鲁鲁修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鲁鲁修蜷缩在窗边的地上,整个人被夕阳余晖笼罩。

那一刻,朱雀仿佛看见了鲁鲁修背上白色的翅膀。

朱雀冲过去,抱起鲁鲁修的身体,看着他已经白得不正常的脸色和嘴唇:“鲁鲁修?鲁鲁修?”朱雀见鲁鲁修没有反应,回头朝着门口吼,“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

鲁鲁修皱起眉头,艰难地睁开眼睛,缓慢地伸出手臂,抓着朱雀的前襟,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鲁鲁修,”朱雀把耳朵探到他嘴边,“你想说什么?”

鲁鲁修使劲摇了摇头,他在慢慢地失去控制身体的力量。

“啊……”张开嘴,急促地呼吸,“不……”鲁鲁修眨了眨眼,却还是没能把目光落在朱雀脸上,只能...

感染 #22 真実

真相


鲁鲁修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睡了多久,是开门声弄醒了他。当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卡诺恩已经站在他面前。瞬间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想撑着床坐起来,却遭到全身关节的抗议,于是以一种坐着也不是躺着也不是的姿势看着卡诺恩。

卡诺恩因为盖在鲁鲁修身上的被单落下来露出被扯坏的衬衫而尴尬转身走远了两步:“那个,你能跟我来一趟吗?”

“好的。”

为了掩饰尴尬的气愤,卡诺恩假咳了两声:“你……收拾一下吧,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就离开了鲁鲁修的房间,还帮他带上门。

鲁鲁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状况,也没有别的衣服给他换,拉拢坏掉的衬衫遮住胸口,深吸一口气从床上下到地上,酸软的腿部差点让他跌倒,扶着床休息了一...

感染 #21 自分は知っている、ルルーシュという人間を

他知道,鲁鲁修的全部


“砰”的一声,鲁鲁修房间的门被粗鲁地打开,直接撞到了墙壁上,朱雀出现在门口。

鲁鲁修半靠在床上,惊讶地抬头看到是朱雀,于是马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刚刚抽了血,头有点晕。”他这样跟他解释他的状况。

朱雀置若罔闻,狠狠地摔上门,朝鲁鲁修走过来。在就要碰到鲁鲁修的时候,朱雀明显感觉到鲁鲁修往反方向躲了一下,这不怪鲁鲁修,朱雀知道,现在自己的表情一定能吓哭小孩子。他也没有再给鲁鲁修躲开的机会,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扯到自己面前,跪坐在病床上。

“朱雀。”鲁鲁修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身,手指本能地攀上朱雀的手。

“为什么要失踪?”朱雀的声音劈头盖脸地来。

“为什...

感染 #20 動揺

动摇


现在在阿什弗德医院对抗疫情的所有医护人员、军人、特派小组的官员都集中在会议室里,等待着新上任的指挥官。会议室里的气氛空前消沉,厚生省的人是因为尤菲的病倒,阿什弗德的人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亲人、朋友、认识的人传来了感染的消息。在疫苗研制进度缓慢的时候,唯一燃起的一点希望,却因为鲁鲁修的失踪而湮灭了。而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是个头。

“敬礼!”一个军士跑进会议室,打破了沉静,所有厚生省派来的人起立,军人都在行军礼,相对的,阿什弗德的人仍然坐着,看着会议室的大门。

随后,一个军官打扮的长发青年走进会议室,跟着几个随从,其中一个帽檐压得很低,看不见脸。

“礼毕!”

“大...

感染 #19 叫び一つせずに、捨てられた

悄无声息地,就被遗弃了


维蕾塔背着光走在尤菲病房外的走廊里,她刚刚跟机关第二领导人也是她的直接上司修奈泽尔通了电话,报告尤菲被感染和鲁鲁修失踪的消息。她申请将尤菲送回厚生省却被拒绝了。


“维蕾塔,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情。这次在阿什弗德镇爆发的新型流感的研究最前线就在阿什弗德医院,如果那里的医生都没有办法治愈尤菲,那送回厚生省能有什么用?疫情爆发以来第一名被治愈的病患是在厚生省实验室里康复的,而这个病例恰好就是厚生省特派小组的一线指挥官,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全国的媒体都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可是,尤菲米亚的情况非常的不好,如果不及时治疗——”

“你们不是已经确认鲁鲁修携带病毒抗体了...

感染 #18 疑いII

疑云II


一天的工作结束,医护人员又聚集到会议室开例会,只有维蕾塔和特别行动队的人不在。尤菲的副官做着情况报告,由于检验试剂的使用,一天内完成了所有疑似病例的监测工作,现在确诊的病例有302例,死亡22人。副官做完报告,看着尤菲,等她安排工作。

“正如大家所见,这次对抗疫情的工作我们终于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不过在没有找到对症药物和疗法之前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由罗伊德教授他们分离出的病毒样本,厚生省已经着手进行研究,但是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匹配的——”

呯——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维蕾塔带着特别行动队的成员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叠资料。

维蕾塔把手中的资料举起来:“关于厚生省对本次爆发的...

感染 #17 やっと、友達ができた

终于成了朋友


“鲁鲁修?”与尤菲分开后,朱雀回到自己的寝室,坐在阳台地上,一边抽烟一边跟鲁鲁修打电话。

“发生什么事了吗?今天怎么这么晚?”听筒里传来鲁鲁修关切的话语,让朱雀感到安心。

“嗯,第二次爆发出现了,又死了好多人,卡莲的妈妈……也去世了。”

鲁鲁修没有接话,朱雀只能听到他很轻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鲁鲁修才说:“朱雀,你在抽烟吗?”不过鲁鲁修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坚决制止,而是妥协地说,“少抽点吧。”

“好。”这么回答着,朱雀把香烟熄灭在身边的烟灰缸里,“那个,鲁鲁修,我想问问你小时候的事情。”

“呃,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今天厚生省特派小组的负责人说他们来的目的不只是对...

卡文卡得好痛苦

有一种说了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的感觉

写掉了一段不想改就努力地圆

越圆越圆不回去了啊!!!

感染 #16 ユフィのストーリ

尤菲的故事


“之前没见过你抽烟……”尤菲跟在朱雀身边,走在黑暗的楼梯间。

“嗯,很少抽,二手烟对身边的人不好。”

“朱雀真是温柔的人。”尤菲在朱雀身后踩着他的影子,“卡莲要去拔掉她妈妈的气管的时候也是朱雀站出来要代替她的。”

朱雀扯了扯嘴角。

“现在也是朱雀留下来安慰卡莲。”

“可能是,因为我最能明白想要守护一个人的心情吧。”两人走出病院大楼,站在门口吹风,“所以大家就很默契地安排我留下来了。”

“我们去那边坐吧。”尤菲扯了扯朱雀的衣袖,指着一边的长椅。

“等等我。”朱雀跟着尤菲走过去,刚坐下尤菲又跑开了。

朱雀看着她跑到另一边的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两罐饮料,又跑回他身边递...

感染 #15 僕にはルルーシュの他に、大切なものなんて

在你之外,再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又是眼睁睁看着十几条人命就此消逝却无能为力,所有参与抢救的人都感到身心俱疲。责任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头顶、肩膀、心坎,让人直不起腰、喘不过气。

朱雀陪着卡莲在天台吹风。卡莲蜷缩成一团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朱雀靠在石凳后面的铁丝网上,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烟。

“你们是不是都被吓着了?”卡莲的声音突然响起。

朱雀没有接话,等着她的下文。

“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卡莲犹豫地斟酌着用词,“狠心的女儿。”

“不。”朱雀把烟摁灭在烟盒里,“这是任何一个合格的医生都必须做出的决定。”朱雀坐到卡莲身边,体温通过薄薄的白大褂,互相传递。

“但...

感染 #14 殺人犯と救世主

杀人凶手和救世主


“卡莲?”米蕾在背光的走廊拐角找到卡莲的时候,她蜷缩在墙脚把脸埋在双腿间哭。米蕾走过去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我们都在努力,尤菲也已经向更厉害的人们求援了,不要放弃希望,好吗?”

卡莲却在一边摇着头一边慢慢抬起头来:“没希望了,我知道的,现在我妈妈就靠呼吸机维持着,随时拆随时……”她没能说出那个字。

米蕾只能再次搂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这时,医院的广播突然响起来,要所有阿什弗德医院所有医护人员到重症监护室待命,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救护车出发的声响,听上去有十几辆同时出发。

米蕾看着卡莲停止了哭泣抬起头仔细观察着情况,用眼神询问她。卡莲立即起身,和米蕾一起跑去重症监护...

感染 #13 特務機関の行動

特别行动队的举动


会议室里,一线医护人员在开工作会,罗伊德和拉克夏塔带着朱雀和卡莲进行病毒研究没有参加,只派了一个特别小组负责协助的研究员来做例行报告。

尤菲的副官做完疫情报告后,维蕾塔举手示意,得到尤菲的应允后站起身,对尤菲说:“特派小组第二小队申请调查兰佩路基家。”

一句话引得会议室里所有人侧目,不明就里的人看向突然提出要求的维蕾塔,阿什弗德的人则全部把目光投向了米蕾。

米蕾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一只手背到身后去给朱雀发信息。

在尤菲回答之前,她的副官对照了一下手中标注着病患情况的地图和阿什弗德镇的人员名单,对维蕾塔说:“维蕾塔长官,目前没有收到兰佩路基家有人感染的报告。你是怀疑...

求抚摸~~~

更新可能要停几天

刚切水果把手切到了

哈哈哈哈~~~~~

感染 #12 疑いⅠ

疑云Ⅰ


“刚才有军车经过说今天下午会给居民发放药品、食物和饮用水。”咲世子对守在电视前看新闻的鲁鲁修说。

“哦,朱雀好像是这么说过。看来他们的后援部队已经到了。”然后又转回头去看新闻,“看来我们这里的情况一点都不严重嘛,都没有一直给实况,连新闻都只是一带而过。”鲁鲁修自嘲道。

“阿什弗德镇毕竟环境封闭,人口又少,可能是觉得没必要把这里的事情宣扬出去引起社会恐慌吧。”

“那就是我们这里的人全死光了外面也不会有人知道了。军队把路一封,放把火就能把这里烧干净。”

“您说笑话呢。厚生省派了那么多人来,可不是为了把这里烧干净。”

鲁鲁修停顿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是说笑话呢。阿什弗德毕竟是...

感染 #11 新参者

新来的人


"AST 1603,总胆红素2.0,血样饱和度持续下降。"米蕾把病人的检测报告念给朱雀听。

朱雀站在病床前用手固定着病人的氧气罩,但病人剧烈地抖动并且一直试图推开朱雀的手。

“啊……不行了。”朱雀放弃氧气罩,转而按住病人的肩膀,“卡莲,这边注射2毫克镇静剂,准备切管。”

“是!”

“米蕾,去准备氨基酸营养输液,这样干耗着根本受不了。”

“是。”


“不行,血压还在下降。”隔壁的病床,一组特派小组的医护人员在处理另一个病人。

“追加两个单位MAP。”尤菲站在病床边看着仪器上的指标下命令。

“是。”

按照她的指示,护士给病人增加平均动脉压,病...

感染 #10 君が無事なら

只要你安好


铃——

电话在黑暗中响起的一瞬间,鲁鲁修就接了起来,却没有直接听,而是长长地舒了口气。

“喂?”

“鲁鲁修?”

“是。”

“啊,太好了。”听筒那边也传来朱雀松了口气的声音。

“嗯?怎么了?”鲁鲁修不解。

“你还在那里真是太好了。”

鲁鲁修愣了一下:“你以为我会带着娜娜莉逃走吗?”

“这很像你会做的事情不是吗?”

“好吧,昨天确实是这么打算来着。”鲁鲁修坐在地上,身体靠着桌子腿,“但是今天早上出去看了看,多半是逃不出去了。”鲁鲁修在地上蜷缩起来,把额头放在膝盖上,像是闹别扭的小孩,“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把病毒带出去的。”

这回轮到朱雀愣住了,过了半天,朱雀才...

1 2
© 胖胖达 | Powered by LOFTER